大玩家网站

Banner图片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首页动态 >

副业收入是医院 3 倍为了养家我做过微商、代理

作者:大玩家网站 2021-03-05 12:05 浏览次数:

  从 6 月 10 日开始,连续 8 天,李非(化名)在某电商平台一共做了 8 场吉他演奏直播,每晚 8 点开始,每次持续一个小时左右。卖出 25 笔线上课程以后,李飞回归了医生工作。

  在某电商平台上,李非课程的单次售价是 999 元,618 期间的价格为 829 元。李非介绍「交易收入自己与平台五五分成」,粗略估计,618 期间,他通过售卖吉他课程收入 1 万多元。

  在吉他老师身份背后,李非是北京某医科大学的博士,同时也是北京某三甲医院耳鼻喉科的医生。

  实际上,在医院,像李非这样兼职副业的医生不在少数。丁香园分析《2018 医疗人才就业调研》数据后发现,超过 30% 的医生拥有副业,有的副业收入甚至是医院工资的数倍。

  调查发现,医生们最爱做的副业是网络问诊,其次是多点执业和写作投稿,微商、代购、参与会议报告、做自媒体等五花八门的副业也榜上有名。在医护人员从事各种副业背后,是他们工作收入低、生活压力大的残酷现实。

  2007 年,李非第一次接触吉他。一年后,他开始兼职吉他教学,从此吉他教学成为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李非坦言,「教吉他这份工作我已经干了很久了,跟我学医时间差不多,干了十几年。」

  2012 年,李非考取了北京某医科大学科研型硕士,三年以后,李非毕业。由于当年没有科研博士名额,李非进入了北京某三甲医院规培工作。

  在医院工作期间,李非一边工作一边从事吉他教学。那时候,李非一个月的工资不多,「只有国家补贴 2000~3000 元,一年半以后改革了,基本同工同酬。但是,一个月就一万左右,有时候可能一万都没有,只有几千。」

  对李非而言,很多时候,在医院的收入甚至不如自己吉他教学收入高。由于李非吉他弹奏水平较高,曾经在全国大赛中担任评委,因此他的课程往往有比较好的销量和收入。

  「吉他教学的收入主要看个人努力程度。比如说我之前考博,可能一年多都没弄这事了,但最近因为疫情,我们还没开学,时间多,所以一个月能有一两万收入。如果医学上忙起来的时候,副业投入时间就少了,可能就一个月收入几千块钱这样子。」

  实际上,不少医护人员的副业收入甚至高过自己在医院工作的收入,对于他们而言,是依靠副业养活主业。

  「如果我的工资水平比较高,那我可能就不会出来做副业了。」周晓晓(化名)是衡阳市某三甲医院检验科的医生,去年 12 月份因为休产假,她开始从事国内专柜化妆品代购工作。

  「因为我们护照都上交了,出不了国,那么就国内专柜代购一下,有活动的时候去凑一点单,然后日常卖一下。」周晓晓如是描述自己的副业。

  2013 年大学毕业以后,周晓晓就进入了医院工作,工作了 7 年她每个月的工资也才 6000 元左右。从事代购工作以后,周晓晓每个月大概能挣 1~2 万。「也没有具体算过,每个月不同,前几个月受疫情影响比较大,4 月份可能差一点,大概 1 万左右,5 月份大概有 2 万,6 月份应该还好的。」

  今年 618 当天,周晓晓和三位代理在杭州各大专柜之间奔波,一次性采购了近 30 万的化妆品和护肤品。「618 期间可能卖了 15~16 万的样子,我还没有具体算,发了 100 多个快递出去。」周晓晓表示,剩下的产品会囤起来,以后慢慢卖。

  「我家里囤了很多货,因为国内专柜的特殊性,它和海外代购不一样,海外代购买一个东西是实实在在的折扣,但是国内专柜需要一次买很多,才会有积分小样和商场福利。你要七七八八算在一起,才能算下来折扣,所以一次买的量就比较大。」

  李非和周晓晓一份副业收入已经超过了在医院的收入,但是这种以副业养活主业的医护人员毕竟是少数,大部分医护的副业收入并不高。这个时候,他们可能会同时从事多个副业,以期获得更多收入。在他们身上,多重身份与多种认同交织在一起。

  李丽(化名)是广州市某三甲医院感染科的护士,为了赚钱,她从事过多份副业,先后做过直销代理、微商和制药公司采血员。

  从 2017 年开始,李丽开始兼职销售燕窝,「我的亲姐在马来西亚,她会从厂家直销燕窝,我偶尔帮她带一点,自己在朋友圈打打广告这样,但是不是每天打,偶尔想起来我才发一发。」

  2018 年 11 月,李丽在邻居的劝说下开始做起了微商,在微信群售卖衣服和背包。但是卖了几个背包以后,李丽发现这些产品质量有问题,于是退出了微商群,结束了自己短暂的微商副业。

  2019 年 5 月,在医院同事的介绍下,李丽开始了另一份副业——帮制药公司做研究采血。「当时我们单位大群里有同事问,有没有护士愿意去兼职采一下血,正好那个时候我有空,我就去了。」

  采血这份兼职工作是按次数收费,制药公司有志愿者献血的时候就需要专业人员去抽血,一般而言,「一次一个人是 50 元,如果一次同时抽两个人就 80 元,三个人就 100 元。」

  与李丽类似,赵静(化名)也同时从事多份副业。赵静是湖南某二甲医院泌尿外科的护士,除了医院的工作之外,她还在某电商平台兼职卖货,同时也是某辅导培训机构的代理。

  2019 年 9 月,赵静加入了某电商平台,主要负责宣传推广工作。「这份副业是店铺加零售的方式,顾客可以在店铺里自主下单,因为我当时考虑到医护人员比较忙,我不可能像微商一样时时刻刻去回复每一位顾客的消息。现在这个平台有自己的客服,可以自己下单自己发货,我当时认为比较省心,所以我才选择了做这个。」

  除了兼职零售,赵静同时在某辅导培训机构做代理。她曾经考虑过考公务员,因此在一家辅导培训机构买过课程,后来就成为了机构的代理商,主要工作是「通过小红书抖音这些 APP 推广机构和课程」。

  实际上,无论他们从事多少份副业,医护人员的身份始终是他们不能摆脱,也不愿意摆脱的身份。

  虽然从 2017 年起,李丽已经从事了 3 份副业,但是每一份副业她都没有完整地坚持下去,因为在她心里,自己始终是一名医护人员,这是一份需要专业、信任和声誉的工作。

  「我只是不想用别人的信任换我们的欺骗。」这是李丽离开某微商团队时在微商群里说的话。正式做微商仅一个月,李丽决定不做了。「我发现我卖的东西质量不行,我就质疑他们。他们确实是假的,但是群里有很多托,那些托每次卖货就会说产品好之类的。」

  因为不能接受欺骗顾客,李丽放弃了这份副业。「我微信里面基本上都是自己认识的亲戚、朋友和同事,我就怕我卖的东西不好,会影响这个人对我的看法,影响我的声誉。」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担心,即使李丽帮自己的亲姐销售燕窝,她也很少发朋友圈宣传,三年的时间,她只卖出了一单燕窝。

  即使副业风生水起,收入远远高于在医院的工作,医护人员们也不太愿意离开医院全职从事副业。

  「可能我们做代购,当孩子长大了,别人问孩子说你妈妈干什么的呀?他说『在医院』肯定比说『干代购』要好。」出于对医护身份的认可,即使周晓晓目前代购每个月能挣 2 万元,她也不愿意离开医院。

  除此之外,稳定也是考虑的因素。「其实我跟我老公是思考过的,因为我现在做的也还不错,如果再开一间淘宝店,可能到时候规模会更加扩大。」但是,周晓晓最后还是决定留在医院。「我老公也是做生意的,我们觉得两个人都做生意的话不稳定,我在医院上班可能是个铁饭碗。」

  如果说周晓晓是出于现实和稳定的考虑而不愿意离开医院,那么李非则是真的热爱医疗这个行业而不愿意离开抛弃自己的医生身份。

  「因为我个人还是很喜欢当医生的,我喜欢做手术、出门诊,这是我爱干的事,所以让我放弃当医生,我还是不舍得的。我现在以副业养主业,差不多是这么一个意思。」

  虽然大部分医护人员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医护身份,但是却不得不从事另一份与医院无关的工作,在这背后,可能是医护人员收入过低的问题。

  对于李丽而言,「没钱,想额外赚点钱」是她做副业的主要原因。目前,李丽一个月的收入在 7000~8000 元左右,这个薪资在广州生活其实并不容易,「工资对我生活其实很有影响,因为我房贷每个月都要还 6000~7000 了,我还有小孩要养。」

  对于周晓晓而言,经济压力更为严重。她有两个小孩,第二孩子刚出生不久,自己正在休产假,医院工资也就 6000~7000 元左右,如果自己不从事副业,家中的经济压力全部在她的爱人身上。

  「我身边很多同事都在做副业。」周晓晓表示,医护人员做副业其实特别常见,「我们同事有做艾灸那种微商产品的,有开甜品店的,还有开游泳馆的,大家都会做一点副业,因为你如果单靠医院收入的话,养家肯定还是不够的。」

  对于医护人员做副业这件事情,周晓晓其实很支持。「因为我们医生群体确实工资比较低,我也希望大家副业能够多开开花,让大家压力不要这么大。我有个同事有两个小孩,她的老公在疾控中心检验科,两个人都是这种工作,他们生活压力就会比较大。我希望大家收入能够高一点,至少能跟付出成正比。」

  实际上,医护人员目前的薪资水平的确不容乐观。2018 年丁香园《医疗人才就业调研报告》发现,北上广深四大城市的医生平均招聘月薪为 11,987 元,而这四大城市的房子均价为 52,631 元。

  这意味着,一位能拿到平均招聘月薪的医生,需要不吃不喝 40 年,才能在一线 平的房子。

  何况,还有大量医生的月薪,距离平均招聘月薪还差十万八千里,尤其是刚进入职场的新医生们。

  2020 年,丁香园和丁香人才连续五年推出《医疗行业人才发展报告合辑》。调研结果显示医护人员的薪酬待遇亟待提高,40.4% 的医生税后年收入在 10 万元以下;护士和药师税后年收入主要集中分布在 6~10 万元。

  在这样的薪资水平下,医护人员不得不从事副业,即使在从事副业的过程中屡遭碰壁。李非目前的状况是「以副业维持主业」,但是他更希望医护人员收入提高,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我觉得如果医院收入还可以,就没必要做副业了,因为本来医生已经很忙了。如果说医院收入很差,还是建议做点副业,毕竟还得养家糊口,对不对?」(责任编辑:gyouza)


大玩家网站